经济观察:英法德意争搭便车 移动互联网让企业生态发生根本改变

作者 全讯网开奖结果 浏览 发布时间 17/02/11

  北京3月18日电 (记者 李晓喻)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扩围之势“一日千里”:短短五六天内,英、法、德、意均申请加入亚投行,抢搭中国和亚洲经济发展的顺风车。

  继英国本月12日提交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确认函后,中国财政部17日发布消息确认,法国、德国、意大利也宣布将申请加入亚投行。至此,欧洲四大经济强国均已决定加入亚投行。

  柳传志,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1984年,柳传志等11名科研人员从中科院计算所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平房起步,先后打造出联想集团、神州数码、君联资本、弘毅投资、融科智地等一批领先企业。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亚投行是由中国发起成立的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旨在为亚洲地区能源、交通、电信等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2014年10月,首批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当时美国的主要盟友均未参与。

  分析人士认为,如今欧洲主要经济大国之所以“无视”美国脸色,争相靠拢亚投行,是为了“搭便车”。

  目前,中国是德国、意大利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中法、中德、中意双边贸易额同比增速分别高达10.9%、10.1%和9.2%,远高于同期中国外贸整体增速。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记者指出,中国乃至亚洲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日益举足轻重,对欧洲经济影响重大。同时,欧洲目前经济复苏仍然疲弱,通货紧缩压力不小,急需加强合作,“搭中国和亚太地区发展的便车”。加入亚投行,既能为欧洲摆脱通缩泥潭提供资金支持,也有助于强化欧亚合作。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专家张建平也认为,从长远来看,亚投行的顺利推进将加速区域互联互通和经济发展。域外国家加入亚投行,将能够从亚太地区更高的区域增长和更大的市场空间中受益。此外,以创始成员国的身份加入或可谋得更多话语权,这对发达国家来说也是一件乐事。

  从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的表态中,“搭便车”的心态已可见一斑。他说,申请加入亚投行将给英国和亚洲的共同投资和成长创造宝贵的机遇,“为英国企业创造投资全球增长最快地区的最好机会”。

  规则和治理模式可能不合规范,一直是一些发达经济体对亚投行持保留态度的重要理由。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舍曼此前声称,美国欢迎亚投行,但该机构应符合类似国际机构的标准。

  英、法、德、意的加入,无疑为亚投行做了重要“背书”。一批重要发达国家的加入将使亚投行在规章制度、运作体系、治理模式等方面更符合国际规范,并更好照顾到不同发展阶段经济体的特点和需求。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已明确表示,希望在亚投行建立的过程中,“贡献我们长期以来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经验,帮助这家银行获得高标准的国际声誉”。

  英国首相府发言人也表示,英国的加入将有利于亚投行进行高标准的管理。

  谈变革:企业生态产生根本性改变

  新京报(微信公号ID:bjnews_xjb):这两年传统企业一直在谈变革,新经济对传统企业也产生一定触动。在你看来,企业经营的风险来自哪里?

  柳传志:首先,政府的政策法规对企业有很重大的影响。以前的宏观调控、现在的简政放权都对我们有太直接的影响。

  其次,国际形势。世界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任何领域起的风浪都会对企业产生直接影响。

  第三,新的商业模式、技术创新会对企业产生巨大的,甚至根本性的影响。比如以前我们到酒店住宿,需要在前台排长队用电脑,现在完全不同。因为移动互联网出现,新技术已嵌入每个人的生活,企业生态也必然产生根本性改变。

  新京报:互联网+创业的兴起,对传统公司产生的强烈冲击,今年都在谈“转型”、“变革”。企业应该怎么应对变革?

  柳传志:应对是必然的,有的企业消极应对,船到桥头自然直;有的企业积极应对,化挑战为机遇,也许是不可能颠覆的事情,但是也可能从中找到机遇。这是企业家的不同态度。而我们联想采取的是积极的态度。

  新京报:以联想为例,怎么积极应对?

  柳传志:要“拐大弯”,未来有可能往哪个方向走,提前把弯慢慢拐过去。我们从2000年开始做非相关多元化的准备。我很希望让企业活得长一些,想做百年老店,所以联想控股决定做一个非相关多元化的企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当年杨元庆要冒风险收购IBM PC,如果没有投资业务饭碗,我恐怕也不敢支持他去突破。

  谈投资:3家基金投400多个公司

  新京报:“新饭碗”经营的怎么样?

  柳传志:我们2000年最先做VC(风险投资),当时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是中关村起来的企业,自己以为最懂得高科技企业需要什么,再加上兜里有一些钱,到今天已形成三个基金公司,君联资本(VC)、弘毅投资(PE)和联想之星(天使投资),投资链逐渐完整。从投资中我们得到了什么呢?第一,积累了资金。做投资14年,确实取得了比较好的回报;三家公司投了400多家企业,从中我们对各类企业有更深入的了解。

  新京报:投资机构都有自己的图谱。你们是怎么定赛道的?

  柳传志:首先是看大的政策方向,会选择受政策方向影响小一点的行业。第二,行业发展空间要大,国家明确要用消费服务拉动经济,这个方向我们很看好。比如医疗以前国家有些禁忌,不让民营企业进入某一类医院,现在政策有所松动,而中产阶级改善生活,对医疗有强需求,所以这是重点。再比如金融服务,国家也提出要把储蓄的钱转化为资本市场的钱,这也是重点。

  第三,我们希望把投资和实业连起来,联想控股的双轮驱动模式就是将投资和实业有机结合,通过多样化的投资平台覆盖企业发展的各个阶段。

  新京报:资本已经成为创业生态圈里的重要推动力量,创业者该怎么看待和资本的关系?

  柳传志:资本市场有个特点是相对比较短期,所以当一个公司面临挑战,既要看资本市场的反应,又不能按照资本市场短期的完成来做决策,更多的是企业家自己内心的判断。

  谈管理:更注重同事是否认可自己

  新京报:在你的价值体系里,哪种人生价值最大?

  柳传志:我特别注重公司同事是不是真心认可我。和外面的朋友更多进行一些非商业交往,以前忙,现在逐渐从忙中解脱出来,有更多时间和朋友聊聊天。

  新京报:有人认为,这轮互联网创业热潮容易误导年轻人,让他们迷失自己。你怎么看?

  柳传志:毕竟成功的还是非常少的人。但即使这样,这个浪潮还会越来越大。总体看,创业者失败的风险比较大,但这个过程中他们能学到很多东西,比如怎样领导团队,以后即使去打工,也会成为优秀的经理人。

  新京报:对创业者而言,当下是一个好时代吗?

  柳传志: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一个千载难逢的时代。但不是对每个企业都合适,比如这个时代风这么大,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确实有可能被卷掉了。

  ■同题问答:网事

  壹 >>>

  新京报:你手机里有多少个APP?最常用的是哪个?

  柳传志:微信用得比较多。

  贰 >>>

  新京报:你最常用哪种方式上网?

  柳传志:手机和电脑。

  叁 >>>

  新京报:互联网去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柳传志:新技术已镶嵌到每个人的生活中,企业和企业生态必然产生根本性改变。

  据报道,澳大利亚和韩国也正在考虑是否申请加入亚投行。

  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雷德·贝格斯滕认为,美国除应鼓励其亚洲和欧洲伙伴加入亚投行外,自己也应“调转方向”。(完)

  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