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学缺钱” 央企车改能否为公车浪费画上句号?

作者 皇冠比分网 浏览 发布时间 17/02/16

缘何鲜有回馈 李法明 画

  这份意见一旦落地,将有利于促进央企风清气正,能节约不少公款——这是国资出资人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2月17日,中央公务用车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发布中央事业单位和中央企业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取消为退休、离任或者调离本企业的人员配备公务用车,不得为中央企业集团总部部门负责人及部门其他员工、非本企业人员等配备公务用车(2月18日《京华时报》)。

  2015年12月21日,复旦大学校友、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卢志强通过泛海公益基金会,向复旦大学整体捐赠人民币7亿元,创下了复旦大学校友单笔及累计捐赠金额的纪录也为自己赢得“中国好校友”美誉。

  校友捐赠是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工作,是大学彰显其办学实力与办学质量的重要指标。1980年至今,我国高校累计接收校友捐赠总额为人民币171亿元,而美国大学校友捐赠,仅2013年一年就达90亿美元。相去甚远的募款数额,意味着什么?面对“办学缺钱”,我国大学所做的基本还是向政府要钱,缺乏激活公共资源的自觉与努力。

  捐款也有“互联网+”

  在发动校友捐款方面,复旦大学走在了国内高校的前列。在复旦大学官网首页,记者注意到“捐赠”链接,点开后是“复旦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的网页。其中,校友捐赠是一个专门的网页链接。进入“校友年度捐赠”网页后可以发现,该网页与一些电商平台的购物模式非常相似,注册、登录、捐款车、我的捐款、我的积分……

  复旦大学的校友捐赠,引入了电子商务的逻辑。捐款校友可以轻松自如地捐款,捐款成功后,还可以查询所捐项目的进展,管理自己的捐赠记录等。

  “它就像一个商品,你可以选中它、添加进捐赠车,选择捐赠份数,再提交订单付款,像在电商平台买东西一样简单,让校友随时随地与母校互动。”复旦大学校友会副秘书长章晓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但即便如此,其在发动校友捐款的广泛度上仍有局限。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李然(化名)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并不知道学校推出了类似电商的校友捐款平台。据透露,她身边的同学对此知道的也不多。

  “有人在朋友圈看到过相关推送,我也看到过捐款事宜的推送,但没有点开看。”李然说。

  由于2015年是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年,加之师生校友齐心合力,积极捐赠母校,捐赠总额一举突破10亿元。仅卢志强一人,捐款额就达7亿元。由于今年的爆发式增长,复旦大学一举超越中国人民大学,位列大学校友捐赠榜第4名。而在去年,复旦大学校友捐款仅为0.83亿元,位列捐赠榜第24名。

  然而,国内高校对社会募捐并不重视、不透明,正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大多数重点大学,只想着争取国家经费,并不重视社会募捐”。

  造富能力不差,却鲜有校友回馈

  据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2015年12月底发布的《2016中国大学评价研究报告》显示,1980年至今,全国高校累计接收校友捐赠总额达171亿元,共有30所高校突破1亿元。其中,北京大学校友捐赠突破21亿元,居全国高校首位,清华大学、武汉大学校友捐款超10亿元,分列第2、第3名。

  但与美国大学相比,我国大学校友捐赠规模仍然相对较小。数据显示,2011年耶鲁大学校友捐款7亿美元,2010年哈佛大学校友捐款6亿美元。

  艾瑞深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南大学蔡言厚教授曾指出,大学接受校友捐赠的多少与其教书育人水平、校园文化、办学理念和校友的商业成就及母校情结等有直接的关系,造富能力强的大学才可能培养出更多创富能力强的校友,毕业生校友回馈母校的能力才越大。

  另一方面,我国高校的造富能力并不差,2014年仅清华、北大两校培养的亿万富翁就分别达到132位和125位。问题在于,一些富豪在选择捐款时,并不会把国内高校作为首选。

  2010年初,耶鲁大学2002届毕业生张磊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捐赠888万美元,但这一举动却遭到相当一部分网友非议。原因在于,张磊本科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网友质疑,为什么不捐给中国的人大,而选择美国的耶鲁。

  无独有偶,2014年9月,香港企业家陈启宗、陈乐宗兄弟承诺向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捐款3.5亿美元,这是哈佛创校以来收到的最大单笔捐赠金额。同一年,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分别向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各捐1500万美元。虽然陈启宗、潘石屹并非哈佛或耶鲁校友,但选择美国高校而非中国高校捐赠,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美国高校吸引捐赠的能力。

  不容忽视的教育差距和文化差异

  在解释为什么给耶鲁捐赠时,张磊说:“耶鲁管理学院改变了我的一生,这一点也不夸张。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金融或企业家精神,还有给予的精神。”

  南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宋秋蓉研究员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像耶鲁之类的一些美国顶尖大学,会注重培养学生的服务和奉献意识。学校会向学生灌输服务社会、奉献社会的观念,而不仅仅是让个人生活得更好。

  “美国一些顶尖大学对学生的培养,甚至已经超越为国家服务,而上升到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境界,强调对人类社会的终极关怀。”宋秋蓉如是说。

  张磊还透露,自己创办的高瓴资本,是以耶鲁的捐赠基金作为初期投资运作起来的。“耶鲁在公司初期运作期间投资帮了很大的忙。”

  相比我国高校在学生毕业之后就对毕业生不管不问,美国高校不但学生在校期间强调以学生为中心,学生毕业之后,也会通过校友会组织,持续关注校友的事业发展。

  据宋秋蓉介绍,美国大学对于捐赠经费的透明化管理,也是吸引校友乃至社会捐赠的因素之一。美国大学在网上会随时公布经费的使用情况,让捐赠者明白捐赠款是如何使用的。相比之下,我国的捐赠经费使用的透明度不像美国那么高。“如果没有向社会和捐赠者公布捐赠款是怎么使用的,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捐赠者的积极性。”

  “在海外,捐钱就是捐钱。但在内地就复杂很多,牵涉很多麻烦。”陈启宗也曾透露,这些“麻烦”包括官僚主义、贪腐及分配不公等问题。

  教育上的差距之外,文化差异是另一个校友捐赠凸显出的问题。

  美国大学有校友捐赠的传统,数据显示哈佛大学校友捐赠率高达近50%,而校友捐赠率最高的普林斯顿大学则高达近70%。富豪、明星、政客,在积累了巨额资产后,都有可能会向母校捐赠。

  在宋秋蓉看来,美国教育中校友捐赠、社会捐赠的传统来自于长久以来的文化积淀。

  再则,美国有民间办教育的传统,而中国人认为办教育主要是政府的事。美国人热心公益,因为他们认为公益事业与自己的利益一致;中国人“私”、“散”的观念根深蒂固,一般民众并不热心公益。这同样是我国与美国在文化观念上的不同。

  中央国家机关车改去年刚完成,中央企事业单位车改如今又启动,可见中央单位车改比较高效,为地方车改作出了表率。不过,相比中央国家机关车改,企事业单位车改问题更复杂,改革难度更大,对有关方面挑战也更大。虽然车改意见已出台,但在落实层面仍面临不少难题。

  从相关报道看,包括央企在内的国企,在公车配置、使用、补贴等方面比党政机关浪费更严重。比如中石油某下属企业被曝出拥有路虎车队,涉事企业也承认;很多地方国企高管也享受着悍马H3、奥迪A6等豪车待遇。而发放车补的国企,车补标准则高得离谱,如西安某国企正处级干部每月车补高达5300元。

  之前,也有地方政府推动国企车改,如温州在国企推行货币化车改。也有国企主动推行车改,如五粮液公司拍卖了三百多辆公车。这些改革先行者的勇气值得赞赏。但由于缺乏统一车改方案和标准,也有不同声音。比较离谱的国企车改案例,是安徽电力公司曾为全系统约三百名副处级以上干部配备公务自驾车。

  央企、地方国企的公车之所以乱象频出,既有缺乏统一管理制度、缺少有效监督方面的原因,也有改革滞后的原因,不仅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还导致国企出现奢靡歪风,让国企高管与普通职工之间裂痕加大,最终影响国企“战斗力”。所以,这次出台的车改意见,是公众期盼已久的一场利国、利企、利民的务实改革。

  意见无论是规定央企集团部门领导不得配公务用车,还是明确央企经营和业务保障用车配置标准,亦或是对企业公务用车(含企业负责人公务用车)实行集中统一管理,都是向公车浪费现象“开刀”。这份意见一旦落地,将有利于促进央企风清气正,能节约不少公款——这是国资出资人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不过,这次车改能否为央企公车浪费现象画上句号,还有待观察。这是因为,央企车改问题比较复杂,不但改革对象不好确定,而且车补标准也不好制定。另外,改革之后对保留的公车也不便监督。如果有一个环节改革不合理或者不到位,都可能出现新的浪费现象。

  大家知道,政府机关车改,既明确了改革对象,也明确了补贴标准。而在央企车改意见中,只是明确指出企业主要负责人原则上通过配备公务用车保障履职需要,企业副职、子公司分公司领导等高管究竟是领车补还是配公车,没有明确。尤其是哪些国企工作人员应该领车补也没有明确。

  相比政府机关人员,国企工作人员因公外出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车补标准就比较难确定,标准过高是浪费,标准过低员工又不愿意。最理想的做法显然是实报实销,但如果报销制度不健全,就会出现多报虚报的问题。因此,有关方面如何确定改革对象和补贴标准,值得关注。

  “在校友捐赠方面,美国大学做得很好,非常值得我们反思。”宋秋蓉说道。(记者 朱林)

  另外,意见指出,可根据生产经营特点和机要通信、应急、特种专业技术服务(生产)、商务接待、执纪等实际需要保留适当的经营和业务保障用车。那么,保留下来的公车能否做到有效监督,如何防止某些人员既领车补又坐公车,还值得思考,因为企业经营管理比较灵活,这会给监督增加难度。

  希望有关方面多听民意,科学论证,不断完善车改意见,以减少公车浪费,让央企车改成为地方国企车改的榜样。  冯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