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86处可见遗存将“美容” 玻璃呈现龟裂状态(图)

作者 永利高 浏览 发布时间 17/05/17

  新京报讯 (记者邓琦)记者从圆明园管理处获悉,本周末,圆明园遗址公园标志性景观“大水法”等西洋楼遗址区即将完成栈道铺设,率先实现对遗址及石构建的保护。

  圆明园管理处近日启动对86处地上可见遗存的普查整修,通过绿化清理、抢险保护等方式让这些文物“醒过来”。

  2015年10月4日,“丹东一号”再次出水一批水下文物 这是本次打捞出水的“致远舰”舷窗。  新华社发

  部分文物遗存埋没于杂草丛中

  圆明园现管辖面积5280亩,相当于故宫和颐和园的总和,已实现对社会开放。圆明园管理处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仍有些文物遗存埋没于杂草丛中。

  因此圆明园管理处于近日启动了对地上可见遗存的普查整修工作,对公园地上86处可见遗存完成了统计造册。其中包括大水法、万方安和、杏花春馆、上下天光等建筑遗址56处;文渊阁、紫碧山房、廓然大公、桃花洞、狮子林等叠石遗址21处;舍卫城城墙、海晏堂等夯土遗址9处。同时,对1860年未被烧毁的正觉寺内的古树进行树龄检测,证实有27棵古树见证了当年的浩劫。

  该负责人介绍,现在计划通过绿化清理、抢险保护、立项修复等方式,将这些可见遗存清理出来,并配以更为详尽的牌示、沙盘等,让沉睡上百年的文物“醒过来”。

  请文物专家“把关”绿化清理

  圆明园遗址上自然生长了很多杂树杂草,园方将对部分地上遗存展开绿化清理,去掉多余的杂草和树木。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涉及文物,一些看似简单的动作也会遇到难题,如遗址上的树木到底该不该清、如何清。公园特别邀请文物专家来“把关”绿化清理。

  方形舷窗玻璃呈现龟裂状态 为高温下突然遇水造成 还原了当时海战的激烈

  据新华社电 (记者赵洪南、徐扬)在黄海北部海底发现的甲午海战沉船致远舰中,舷窗、炮弹等一些重要文物于近日陆续重见天日,再现百年前致远舰的英勇悲壮。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丹东一号”沉船发掘领队周春水告诉记者,5日,考古人员提取出水了一枚152毫米副炮炮弹,结合之前的发现,致远舰的武器配备已经完整展现。

  周春水说,经过近两个月的水下考古调查,考古人员目前已经打捞出水的沉船相关文物种类有60余种,数量有100多件,一件保存较完好的方形舷窗也打捞上岸,玻璃呈现龟裂状态,为高温下突然遇水造成,还原了当时海战的激烈。

  甲午战争期间,1894年9月17日,中日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今辽宁丹东附近海域)爆发海战。此役北洋水师损失5艘战舰,其中“致远”“经远”“超勇”和“扬威”舰沉没在交战海区。此战中,邓世昌任管带的“致远”舰为掩护旗舰“定远”,毅然冲向日军舰队,被鱼雷击中沉入海底,全舰官兵除7人获救外,全部壮烈殉国。

  挖掘意义:激发思考 警醒国人

  文/广州日报者于梦江 实习生杨淑梦

  2013年辽宁丹东港启动新港建设规划,在普查相关水下文物的过程中,发现了一艘沉没的铁甲舰,怀疑是甲午海战沉没战舰,2014年8月,国家文物局开始对这个铁甲舰展开水下考古,同时,将沉舰命名为“丹东一号”。2014年年底,一门致远舰特有的格林机关炮出水,将沉船身份指向致远舰,今年8月,考古人员又发现一枚鱼雷引信,为致远舰特有的武器装备,进一步佐证沉船身份为致远舰,今年9月一个写有“致远”二字的瓷盘碎片被打捞出水。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副教授曹雯认为,此次打捞致远号,让国人看了这些实物回忆起甲午时期惨痛的经历,会激发国人的思考,让国人警醒。

  “甲午海战是北洋舰队对抗全日本”

  文/广州日报者于梦江 实习生杨淑梦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清史研究所副教授曹雯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甲午海战为什么最终会败给了日本?曹雯认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知己知彼”上,日方强于我们太多。

  二是对战争的态度,日本早就做好了战争准备,中方则一直在拖延,失去了先机。在战争中,清廷始终寄希望于各国调停,而日本则是举国一战。

  据介绍,“大水法”栈道竣工之后,在专家的指导下,公园将对万方安和、紫碧山房、廓然大公等遗址进行保护性清理修整。

  此外,按照《圆明园遗址考古工作计划》,公园现已摸清了圆明园、绮春园、长春园这“圆明三园”内所有山形水系的布局,为全面恢复山形水系提供了基础依据。下一步,圆明园还计划成立档案馆,为其山形水系设置档案。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原始档案很少,计划派人员到故宫、国博等处,收集所有关于圆明园的记载,便于今后研究使用。

  三是两国的军制不同。甲午海战之时,日本的军制已经是现代化的了,与欧洲一致,总司令可以随意调遣国内的属下军备,但清朝做不到,清朝的地方官员只负责本地域,中央有协调权,但清末时中央的调配权下降,已经指挥不动。曹雯认为:“甲午海战实际上是北洋舰队对抗日本全国,当时清朝还有南洋舰队、福建舰队、广东舰队,但这三支舰队除了北洋舰队都按兵不动,当时北洋舰队向总理衙门申请调配,但清末政府调配权下降,甲午海战始终只有北洋舰队独立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