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兰焦头烂额卡马乔刷存在感 流的汗比国家队训练多

作者 皇冠国际 浏览 发布时间 17/11/04

佩兰焦头烂额卡马乔刷存在感中国足协继续沉默

资料图:卡马乔。

  重庆1月29日电 题:世界冠军张亚雯的创业路:流的汗比国家队训练多

  记者 韩璐

  当佩兰焦头烂额的时候,前中国男足主帅卡马乔又出来刷存在感了。日前,他在接受西班牙媒体《机密报》采访时证实,他已经就中国足协拖欠自己解约金一事上告国际足联,而且国际足联已经做出了对他有利的裁决。如果中国足协坚决不支付拖欠的解约金,国际足联将再度提出解决方案,而卡马乔希望那将是最终的决定。

  事情的起因自然是中国足协一直拖欠卡马乔的解约金了。为此,卡马乔向国际足联提出上诉,而几个月前,国际足联已经受理了这起诉求。不过,对于上诉的结果,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出。而上周,卡马乔自己终于开口:“国际足联作出的裁决支持了我。中国足协欠我的钱,我等待着他们赔钱给我。如果中国足协坚持不付给我应得的报酬,那么国际足联将再度提出解决方案,我希望这将是最终的决定。”

  “以前身上可能还有世界冠军的光环。现在,我更像一个普通的创业者。”前羽毛球世界冠军张亚雯对记者这样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褪去世界冠军光环的张亚雯,现在的身份是重庆奥亚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回大学读书、进入体育部门任职,是中国运动员退役后常选的两条路。获得过多个羽毛球世界冠军头衔的张亚雯,在退役之初,也“随大流”地进入重庆体育系统任职。

  从体育学校校长到重庆市体育局竞技处副处长,张亚雯的仕途很顺利。“我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张亚雯说,体育局的工作属于行政管理,跟自己擅长的羽毛球专业有一定距离。

  “总想为羽毛球行业做点什么。”成为张亚雯萌发创业的初衷。

  放弃“铁饭碗”并不容易。张亚雯用“犹豫不决”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退役后,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是家乡人民、体育局对我的肯定。但是,自己出来创业,就跟最开始做运动员一样,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张亚雯说,为此自己犹豫了大半年。

  家人的反对也是横在张亚雯创业路上的一道“坎”。

  “家人到现在都在反对。身边的亲戚、朋友也不理解我的做法。”张亚雯说,父母觉得自己做运动员时非常辛苦,“他们想着我现在终于退下来了,可以过一个比较舒服的生活。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个时候又选择出去重新奋斗。”

  “现在的机遇实在太好。不做点什么我不甘心。”张亚雯递了一份放在办公室上的文件给记者。“这是《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按照这个规划,中国的体育产业会迎来一个全面发展的阶段。”张亚雯说,自己想趁着“大众创业”的潮流,用这些年的积累为羽毛球行业做点事。

  2015年5月,张亚雯向重庆市体育局递交辞呈。昔日的世界冠军正式成为重庆创业大军中的一员。走出“体制内”的张亚雯,与朋友合伙成立体育文化传播公司,踏上创业之路。

  创业初期,公司加上张亚雯一共只有5个员工。从注册公司到训练场地的修建和器材购置,张亚雯全部亲力亲为。

  “创业和打球完全是两个概念。”张亚雯笑着说,世界冠军的创业路也不轻松。

  “我6岁开始打球,28岁退役。除了打球基本上不会其他的。”回忆起最初筹备公司的情况,张亚雯说,注册公司要去工商局,还要跑税务局,“重庆夏天40度的天气,我挨个挨个去,一点一点学。流的汗比在国家队训练时都多。”

  “最开始的三个月,天天熬夜加班。运动员作息都很规律,每天一到点就犯困,靠咖啡撑着。有时候还是会睡着。半夜醒了又接着做事。”半年里,张亚雯学会做账,知道如何保税,甚至学会在购置训练器材时“砍价”。

  “以前训练,只需要想怎么打好球就可以。现在,拉业务、带团队、做项目,都得自己上。”张亚雯说,团队里都是二十几岁的孩子,很多事大家都不懂,只能边学边做。

  曾经只会打球的张亚雯,现在身兼公司老板、会计、俱乐部总教练等职。“有时前台忙不过来,我还要负责接待。”张亚雯笑说,“好在做运动员多年,锻炼出了毅力,都能适应。”

  事情显然朝着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着,而这时,中国足协继续保持着一贯的沉默。

  (李立)

  “我没想过成立这个公司会盈利多少,就是想把自己多年来做运动员累积的经验和技术传授给更多的羽毛球爱好者,真正地去普及和推广这项运动。”张亚雯说,等公司步入正轨后,自己最想回归的还是教练身份。

  “以后会有专门的管理团队帮我打理公司。我就专心当张亚雯羽毛球培训俱乐部的总教练,这是我最喜欢也是最合适的称谓。”(完)